看见你的光芒

《回声》
        作者陈蔚文
多年前在读者上看到的一篇文章,很好,分享给大家。
   
    有时候,一个人因为另一个人而美好,而这个人可能不是他名义上的爱人,也非耳鬓厮磨的情人,只是生活中的一个侧影,却那么深的打动了他,成为他守望美相信美的理由,成为他心灵中最柔软的一部分。

    这爱因为深挚无望而动人。他是苍茫的西部草原,无边无际,在夕阳下散发着仁慈的光:它是廊桥永远的遗梦,是黑暗里纵深的站台,火车向前驶去,全世界都睡了,可是有两双耳朵听见了钢轨檫出的音乐。

    这爱不全是男欢女爱,它是种更广大的,人性与灵魂相通的美好情感,像山谷的回声。

    人群中,他们了然彼此是血液与气质都近似的同类,无论相隔多远,他们间有种“懂得”: 懂得彼此的孤寂,懂得人生的琐碎.难堪以及夹杂在其中飘渺的幸福和华光。

    在一本没有封皮和结局的小说中看到其中几个章节:一个女人家附近搬来一个男人,有关他的一切她一无所知,但每次注视他忧郁清俊的面容她都有种前世约定般的心痛,惜他如夫,怜他如子,像寂寞的灵魂遇见前生失散的爱人。

    除了目光的偶尔交流,她没有打听过他任何情况,他亦没有。他们各自过着平淡日子——那男子眼中寂寞的神情,改变了她的生活氛围,这是最重要的。他使她充实,觉得世界上并非她一个人。她知道,有个人,和她其实有着同样的黑天和夜晚。后来战争爆发,人们四处逃难,她也要到一个亲戚所在的城市。临走的夜晚,等了他许久,终于见他从街口走来,她上前一步,向他额首。他站住,两人隔着夜色相望。远处流弹尖锐地呼啸着,映红了树与天,他们只是站着,用这一刻交换一世的懂得。世间只剩他们。良久,她退后几步,转身走了。

    几年过去了,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。但她没忘记他,从没有。因为这样一份守口如瓶的爱,她在内心一直保持着美的光焰。

    再往下的结局,小说没了尾页,也并不重要。

    或许多年后的一天,天色向晚,她正在家里忙碌。油烟味.孩子的吵闹声像喧嚣的水波一般起伏。她来到窗边透口气,抬眼,天际橙红与深紫交织的光芒忽然使那个多年前的夜晚重现,耳边的喧哗静下来,她想起了那个曾近在咫尺的男人。他的眼神,他的深蓝衣服,他周身萦绕着的氛围......

    人生就为了那一个乱世的夜晚,好象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 此刻,他在干什么呢?这个在她的生命中惊鸿般掠过却永远投射下影子的人。他也许在桌边,也许在路上,也许像她一样立于窗前,从夜色降临前天际最后的辉煌想到那个流弹划过的夜晚。他仍然穿着深蓝衣服,脸庞染了岁月的风霜——他在她的记忆里永未老去。她和他曾经交流过眼神,是无所谓时间的。她并不遗憾没有与他更近地有过些什么——那晚,相视而望流弹升空的那一瞬间,胜过许多麻木乏味的终生厮混。

    是无言成全了一份爱持久的光泽——茫茫人海,两人不必共有一张餐桌 ,而只要共有一种心脏的回声。

评论

热度(9)